最新消息:

一个青衫书生踱了出来

武侠 admin 浏览 评论

  今夜在衡山脚下,惋叹金庸先生驾鹤西归,忆其昔时挥写的金句:“南岳全国秀,到此人增寿。”(文/甘建华)

  1990岁暮期,有一套盗版缩印4卷本《金庸小说全集》,总共才100元。我不只本人买来阅读,还买了几套送人,几乎搞成一个读书会。可惜我那套后来被人顺走了,多次到书店寻购,却奇异再无阿谁版本了。

  我又问:“《鹿鼎记》中韦小宝妻妾成群,享尽齐人之福,这是不是也是先生这一代人的胡想?”

  他笑吟吟地回覆:“虽然如斯,衡山派可都是好人。譬如掌门人莫大先生,一贯洁身自好,游于方外。”

  金庸的小说是不成复制的,武侠也是不成学的,几多人想学其外相,成果画虎不成反类犬。例如说,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第一次出场时的描写:“墙角后一人纵声大笑,一个青衫墨客踱了出来,轻袍绶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气潇洒。”瞧,何等像现实糊口中的某个族群啊!稍一领会这些人的秘闻,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有一回,德律风采访影视明星伍宇娟,她在电视剧《雪山飞狐》中,一人同时扮演袁紫衣和银姑两个脚色。但见这耒阳妹子紫衫雪肤,美貌美丽,荣耀照人,乍一见之,眼珠便舍不得挪开。我乘隙向她暗示了一个家乡观众的敬慕之情,她听后很是冲动,说:“你来北京时告诉我一声,我请你吃全聚德烤鸭。”

  中国武侠小说三大宗师的作品,梁羽生的我读过《鹤发魔女传》,小说《七剑下天山》不如徐克导演的同名片子印象深刻。古龙的小说似乎也读过,却只记住了一句“好快的刀!”金庸的就纷歧样了,能够频频研读,以至能够朗诵,所谓“指法无好坏,功力有高下”。《书剑恩怨录》、《倚天屠龙记》、《侠客行》、《碧血剑》等,写尽了我辈墨客的江湖梦,以至令我一度发生跃马长城或者做一个平话人的设法。《射雕豪杰传》特别可圈可点,倡导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思惟,奠基了金庸的武侠宗师地位,以至入选海表里华语中小学校园典范阅读保举书目。我曾当面问过北大谢冕传授,为何要将它录入《百年中国文学典范》,他也很奇异:“有什么不克不及够吗?”细心想想,简直是如许——有什么不克不及够吗?

  我是金粉,这一点让我感应很骄傲。金庸的小说是不成复制的,武侠也是不成学的,几多人想学其外相,成果画虎不成反类犬。

  我是金庸的粉丝,并且是铁杆粉丝,可谓金粉,这一点也不令我怕羞,反而让我为此感应骄傲。他的武侠小说那么多,却都有一种高尚的公理感,投合了世俗惩恶扬善的夸姣希望。更遑论小说的技巧与言语,远在很多大师名家之上,让人读起来轻松而又入迷——小说不就是讲故事么?

  之后登台,与先生合影一张。其他人也要跟着合影时,其助理将手一拦,坚定不许,旋即架着金庸大侠的双臂,扬长而去,看得我等呆头呆脑。

  当时在报社开薪,十分无聊,单元不大,升职空间逼仄,同事关系严重。美编李洁白先学易经,差一点成了大师,弄得眼睛半开半闭的。经更高的高人指导,终究晓得厉害,赶紧刹车,绘制《天龙八部》连环画,倒也挣了不少散碎银子。我则一边读《白马啸西风》,一边看前辈们互相“抖被窝”。

  2003年9月28日下战书,年近八旬的金庸先生来衡阳举办讲座,现在十五年光阴过去了。印象中他不太擅长言谈,口齿远没有笔头流利。互动时全场总共三个问题,我一人占了两个。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