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余秀莲与玉娇龙的房顶夜逐

武侠 admin 浏览 评论

  新世纪以来,因为市场海潮的刺激,很多导演投入到武侠片的拍摄之中,再加上政策的宽松,很多港台导演北 上,与大陆的资金人力汇聚,更是添加了武侠片的拍摄力量。大陆如张艺谋的武侠三部曲,冯小刚的《夜宴》,陈 凯歌的《无极》,港台的如徐克的《七剑》、《狄仁杰》、《龙门飞甲》,陈可辛的《投名状》、《武侠》,张之 亮的《墨攻》,于仁泰的《霍元甲》,李仁港的《见龙卸甲》、《锦衣卫》、《鸿门宴》,袁和平的《苏乞儿》, 叶伟信的《叶问》系列,陈德森的《十月围城》等等,这些都是武侠片子票房中的佼佼者。

  新世纪武侠片子的叙事愈加的弘大,宽广,不似以前的只是一些所谓的武林恩仇、争龙夺宝,而是注入了更多 的人道化思虑。《卧虎藏龙》就有一种大景象形象,他的故事从秀丽的江南,成长到政治勾搭的北京城,接连牵扯到风 光雄浑的大漠,这种转战南北,是以前那些武侠片子所不具备的。并且《卧虎藏龙》中,对于中华民族的那种感情 的宛转与委婉表示得恰到好处。

  何平导演的《六合豪杰》,就如他的《双旗镇刀客》,在广褒的西部田野追求一种俭朴的画面气概。导演本人的各别气概,在徐克身上 表现得极尽描摹。他的《七剑》,就是灰头土脸的写实派武侠片子,但在2010年上映的《狄仁杰》中,他又利用了大开大合的色彩,场景,一反《七剑》的气概。怪不得人们称他为徐老怪。

  ,动作戏被称为革命,它曾经不是两 人对决,而是一曲卓绝的跳舞,画面唯美与灿艳,培养了张艺谋武侠片子的奇特美感与气概。冯小刚的《夜宴》, 就是一幕幕富丽跳舞。适意的同时,写实也是一些武侠片子导演的追求。陈可辛的《投名状》,无论是场景的选 择、动作排场的设想,演员的表演,全都是写实的,一种汗青的苍凉感跃然于画面之上。

  《豪杰》中,大排场包装下的各小我物对于国与家的理解与小我爱恨的火热,表现 的都是一种大情怀。《投名状》中,关于庙堂的残酷描述,兄弟情义的变节与无法,表达了创作者对于人生的思 虑。《十月围城》中,社会各个阶级、各路人马,配合出力庇护为国为民的孙中山先生,每小我物的出场就是一条 叙事的线索。《墨攻》中对于墨家“兼爱”、“非攻”精力的展示与发扬。《剑雨》中,将武侠精力与禅意的结 合,把江湖人物心里和魂灵的救赎这种精力意蕴添加到了武侠的精力之中,并且处处穿插着释教的禅意的元素 ,很是天然,并不生硬。《霍元甲》中,李连杰对与“止戈以武”的切磋,出力表达了暴力不是处理问题的方 法。

  从2000年的《卧虎藏龙》到2011岁暮的《龙门飞甲》,是中国武侠片子一个新的成长期间,开创了一种新的面 貌、景象形象与款式。2000年当前,中国片子市场化鼎新取得了较着的前进,片子市场愈发火热起来。

  武侠片子在这十几年的成长之中,并非一帆风顺,公家不断把它与大片划等号,浩繁的作品遭到观众和专业人 士的诟病,但在浩繁片子人连合勤奋的环境下,仍然发生了良多优良的片子作品。任何事都是在反思与对峙中前 行,这十几年也只是武侠片子八十多年漫长成长史的短短一页,此后的路仍然很长,跟着时代的成长与变化,武侠片子必定会呈现顺应时代的一些新特征、新特点。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